• >首页
  • >新闻中心
  • >员工天地

食野之苹


    白裙大长腿的竹荪一字排开,如正在翩舞的四小天鹅。才四根哎!卖竹荪的老伯摊一摊手,就这么多了。这是夏季雨天竹林里长出的山珍,可遇不可求。再者,我们这里比不得云南,菌类多如繁星。虽然雨后山林草地也会长出星星点点的小蘑菇,但大多有毒,时不时地还能看到误食毒蘑菇的报道。竹荪外形独特,辩识度高,干货倒是经常吃,这野生的鲜品,能吃到的不多,卖竹荪的老伯说自己一次也就采上十来根,放小篮里拿出来卖,不一会儿就没几根了,我赶紧一并收了,烧一碗汤,足够!
    夏天的野味相对于春天,种类没有那么地丰富:南瓜藤脑、蕃薯梗、马齿苋,比较常吃的也就这几样。南瓜藤脑和蕃薯梗无论清炒还是凉拌,口感清新爽脆,夏日很是下饭。马齿苋我是不爱吃的,有股子酸溲味,且其性过于寒凉,于我的肠胃不适。南瓜花也是道美食呢,炒鸡蛋或拖上蛋液油炸,色泽金黄且味美。多雨的夏季,雨后草地或岩石上地衣变得水润饱满起来,一朵朵如绿色小木耳,地衣又叫地皮菜,与姜丝蒜蓉炒制,满室生香。只是清洗起来极麻烦,不知得清洗多少遍,只洗得水底无一点泥沙才好。所以采地衣,最好是干净光秃的岩皮。前些日子梅雨天,我竟发现去往医院食堂的草地上,长有不少地衣,每天踩着美食去食堂吃饭,我却也一点都不觉可惜,因为这草地上的地衣,实在是太脏了。
    春天才是野菜最蓬勃的时候呢!红花草、荠菜、香椿、马兰头、枸杞脑、豌豆尖,一串串透着水灵灵的春之气息。家里有一本柳宗民的《杂草集》,开篇讲了日本每年一月七日有喝“七草粥”的习俗,并有和歌唱颂:芹、荠、母子菜、繁缕、佛之座、菘、萝卜,是为七草.在我国《荆楚岁时记》便有记录中国古代楚地岁时节令的风物笔记,其中有:正月七日为人日,以七种菜为羹。至于哪七种菜,我国地大物博,各地有各地的草粥食材,是为因地施材。中国和日本的七草粥,不知是巧合还是日本从我国的“拿去主义”,总之,开春喝一碗七草粥,可以去油解腻,有着吐故纳新的春之活力。
    七草粥中,荠菜其味最美,为众菜之首。而在我们台州,吃得最多的当属红花草,红花草炒年糕,这种最佳CP是很多人的大爱。荠菜相对来说,采摘量少、挑拣清洗也较麻烦,且荠菜大多用来包荠菜饺子,包制过程也是繁琐。然而荠菜饺子却是无敌的美味,记得外公外婆在的时候,春节去乡下,大人们唠家常,我们小孩就去田间地头挑荠菜,一挑一大篮。回家老妈洗洗剁剁,美美地包上饺子。现在虽然去乡下的次数少了,但好在菜场里卖荠菜的多了起来,有时去野外踏青,挑是几把带回来,荠菜饺子总能时不时地包上几顿,一直吃到荠菜开花。“三月三,荠菜花煮鸡蛋”,象煮茶叶蛋那样地煮,荠菜的清香沁入蛋中,清热又受补。
    很多野菜和鸡蛋是绝好的CP,比如香椿炒鸡蛋、枸杞脑蛋花汤等。几年前我老弟从山上移种了一株香椿苗木种在父母家院落里,很快就长成了比人还高的大树,每年春天,树梢上发几丛香椿芽,割下一茬过段时间又长出一茬。今年春天香椿的价格较高,远在杭城的老弟吃不到自己种的香椿,只好在菜场买,五六十元一斤,以至于他开玩笑说啥时也移一株去杭城。在我们这儿,最多也就十来元一斤吧。在椒江,所居小区附近有每隔五天一集市的界牌市日,在临海,有专供农民自产自销的销售区域,我喜欢在这样的市场逛着,看着满目水嫩鲜活的食材,感觉生活是多么地充实和丰盈。偶尔碰上农民从山上田间采摘的野菜,那感觉犹如中奖一般,顿感运气好好。野味难寻,苏大胡子不是说嘛:人间有味是清欢。
    友人美记一枚,天南地北地游走,好美食美照。春末,在她众多的美照中,我只被一张吸引:目光直接忽略她的美貌,直盯着她身后那一片槐树林,那一串串洁白的槐花,我仿佛闻到了槐花鸡蛋饼的香味。她手里还拿着一串槐花做道具,要我早塞到嘴里去了。她问:亲爱的们,有什么要带给你们的吗?
    那么,就给我带串儿槐花香吧!
财务处 徐建青


分享到: 0

[ 发布时间:2019-07-24 08:22:31    浏览量: ]

谢谢—谢老师

风口之翼

医院地址:浙江省台州市经济开发区东海大道999号(邮编:318000)

健康服务快线:0576-81899120    0576-88526222(日)   0576-88526111(夜)

医院网址:http://thisisitt.com